EN
南方網> 教育>教育頭條

學校減負致輔導班搶位:家長真的“瘋了”?

2019-11-05 09:18 来源:中國新闻网 郎朗

  减负,这个在中國教育领域屡引争议的话题,最近又火了。

  因爲朋友圈裏的一條爆款文章喊出“減負=制造學渣”,這一話題似乎又變得無解。

  孩子的無奈,家長的焦慮,學校的糾結,輿論的爭執不休……讓孩子擁有可以“蕩起雙槳”的童年,怎麽這麽難?

  從“快樂童年”到“輔導班搶位”:考試面前人人平等

  雙十一還沒到,南京5年級學生家長楊勁松已經提前感受了一把“限時搶”的氛圍。

  經考核,兒子符合輔導班的要求,可以從提高班升到尖子班。但學位有限,能不能升,還要看他這位爸爸的手速和家裏的網速夠不夠快。

  楊勁松打開APP,盯著時鍾的秒針,“咔哒”,時間一到,手指瘋狂地點擊“搶位”,僅幾秒,所有的位子都沒了——26:1,這是當天的爭搶比例。

  從事金融行業的他買東西會貨比三家,爭取最大性價比。可是給孩子報輔導班,他不挑老師不挑時間,搶到哪個上哪個。

  這樣的自己,是4年前的他想象不到的。

  彼時,他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來減少小孩以後的障礙。後來發現,孩子的努力才是更重要的。不僅是分數,在學習過程中體驗挫折,以及克服困難後享受成功的喜悅,這是不能替代的。

  轉變還來自同輩競爭。楊勁松介紹,南京市不同區教育水平不同,民辦學校更是從教材開始拉開差距。當公辦學校孩子三年級開始學教育部英語教材的時候,民辦學校的孩子一年級就在學更難的朗文英語了。

  公辦學校嚴格按照國家要求3點半放學的時候,民辦學校5點還在上課,每天多學2小時,除去假期,每年多學200小時,6年就是1200小時,孩子間的差距就這樣被拉開了。

  “要想具有競爭力,至少要和別人處于比較平等的教育情況,只能額外上輔導班。”楊勁松說。“中考、高考,大家考的是一張卷子,考試面前沒有同情。”

  當前的選拔制度下,他認爲考試是唯一能把主動權把握到手上的東西。每年都有各種減負,但“打鐵還需自身硬”,對學生而言,唯一的規則只有兩個字:優秀。足夠優秀,以不變應萬變。

  “幼年的快樂在成年之後會付出代價,而幼年吃點苦,成年以後才會享受更大的快樂。”楊勁松說,“這是守恒的,沒有捷徑可走。”

  在這樣的背景下,每天不足7小時的在校時間和1個小時就能寫完的作業是遠遠滿足不了需求的。

  “學校只是基礎教育,能讓孩子吃飽,但是不能吃好。”

  爲了讓孩子“吃好”,楊勁松改變了想法,送孩子去輔導機構“開小竈”,一開就是3個。

  減負之後:家長真的瘋了?

  在離南京180公裏的安徽省合肥市,6歲剛上一年級的兜兜暫時還感受不到這種競爭,他也不知道在減負政策下,自己的小書包輕了多少。作業不到1小時就能寫完,在每天5小時在校時間之外,他喜歡架子鼓、籃球、聽故事。

  作为妈妈的周雨琪是当地的初中英语老师,她给了兜兜极大的自由。减负政策下,学校只会布置一些簡单的作业,比如抄写16遍拼音,或是把课本后习题抄在作业本上等,每当这时,她就会替孩子完成一部分。

  “抄了之後孩子還是不會用拼音拼讀,有什麽意義?”周雨琪說。利用省下來的時間,兜兜背了古詩,複習了英語單詞。

  她理解政策的出發點是好的,但是落實起來會有很多問題。以前大家以考試爲中心,有規則好做事,現在突然變了,大家很慌張。一旦成績不好,家長就會怪老師教得不好。但孩子只是在課上聽講,不做練習不考試,怎麽檢驗學習成果?

  而面對全國範圍內進行的“減負”行動,楊勁松的回應是讓孩子上作文、英語、數學輔導班。

  2018年,教育部等九部門出台了《中小學生減負措施》(減負三十條),要求各省份結合實際出台落實的具體方案。2019年10月28日,浙江省教育廳發布了《浙江省中小學生減負工作實施方案(征求意見稿)》,又被稱“減負33條”。

  浙江版方案對校內考試次數進行了嚴格規定,特別提出小學生到晚上9點,初中生到晚上10點,還未能完成家庭作業的,經家長簽字確認後可拒絕完成剩下的作業。

  網絡上一邊倒的反對,認爲這是在制造學渣。在大家都轉發那篇自媒體文章的時候,楊勁松的朋友圈卻顯得格外安靜,幾乎沒有人轉發相關信息。和外界看到的“南京家長瘋了”不同,實際上他和很多家長甚至拍手叫好。

  “真正關注教育的家長不會把這文章當回事兒。”他說,在制度要求下,很多人按照這種要求學習,而自己的孩子卻更拼命了,“你們都不學了,我來學,多好的超車機會。”

  楊勁松已經在給孩子看寒假班和春季班,他不相信教育改革。“考試制度和高標准是不會變的,人才選拔機制也不會變,上好學校的還是前面的學生。”在他眼中,優秀,是唯一需要遵循的規則。

  周雨琪和楊勁松都意識到,教育是家庭的事情,陪孩子的過程也是家長成長的過程。而那些所謂“瘋了”的家長,更多的是從自身角度考慮問題。“原本學校要做的事情現在要自己做了,時間沒了,錢也沒了。”

  “吐槽是沒有用的,能改變什麽呢?還不如好好學習,提升自己的能力。”楊勁松說。

  “減負”困局:減負之後,矛盾叢生

  明明是爲了孩子好,“減負”爲什麽不被認同?

  太過了。這是楊勁松的回答,就像把一杯80攝氏度的水一下子降到20攝氏度,這種行政命令讓學校家長孩子都受不了。

  在金融業深耕多年,他認爲,減負引起家長焦慮,而焦慮背後都是生意。自媒體寫了家長的焦慮,贏得了流量,家長們爲了孩子以後的發展,去買學區房、上各種課外輔導班、上早教……需要花錢的地方更多了,卻不一定有效果。

  中國教育培训领域的上市公司好未来近期发布的财报显示,该机构总学生人次(长期正价课)从上年同期的约221万人增长到本季的约341万人,同比增长54%。有媒体评论,校内减负校外补,家长需要支出更多的精力和金钱,培训机构反成最大获利者。

  作爲老師,周雨琪認爲,人才選拔機制不變的情況下,任何政策都是治標不治本。雖然課業壓力小了,可是近年來的中考高考難度卻越來越大了。

  整个社會,谋求更好的发展就得通过各种考试来进行,高考、公务员考试都是如此。基础教育大家是平等了,但是以后呢?“虽然自己和国家想让孩子轻松,但是社會竞争不宽松,规则没有变。”

  一味地不允許學校考試、增加課外輔導教材,只會讓教育的機會更加不均等。公立學校減負了,但昂貴的私立學校並沒有,以後公立學校的師資會越來越弱,更多的老師會去機構或者私立。造成的後果是,有實力家庭的小孩會越來越優秀,把普通家庭的孩子遠遠甩在後面。

  身在縣城,周雨琪的學生有不少是留守兒童,這些孩子缺乏父母管教,在減負背景下,學校也參與不進來,那麽放學後孩子去哪兒?網吧、遊戲廳。

  “這樣的孩子是不會有出頭之日的。”

  困境何解:我們需要怎樣的教育

  楊勁松和周雨琪都明白,國家政策的初衷是好的。

  “我们要减的是低级重复、对学生没有作用的课业负担。只笼统减负,孩子的竞争压力还在,家长的焦虑就还在。”中國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认为,“减负”具有相对性,学习不能没有负担,真把负担都减了,学习没有效果。

 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表示,規範學校辦學,主要是治理“搶跑道”給學生加壓。南京市教育部門的做法從大方向說沒有問題。但是,南京的學生參加高考,是要和全省學生競爭的。浙江想把“主動權”給學生和家長,願意少做作業就少做,可有多少家長願意讓孩子不做作業呢?事實就是更多家長選擇給學生在學校老師布置的作業基礎上加餐。

  “從根本上說,今日家長的焦慮,不是家長自發的攀比,而是教育競技化,不得不讓自己的孩子與別人家的孩子比。”熊丙奇認爲,要讓家長擺脫焦慮,從根本上說還是要改革教育評價體系,打破唯分數論,爲學生成才創造多元選擇。

  “其實只要讓家長看到希望就可以了,看到改變的希望,看到孩子可以去‘快樂學習’的希望。”楊勁松說,不要像那篇自媒體文章一樣,只讓人看到焦慮和絕望。

  6歲的兜兜還有很長的求學之路要走,周雨琪並不想把任何一種模式套用在自己孩子身上,也不會讓自己陷于焦慮,她很明確自己的教育理念:因材施教,給孩子最適合的教育。

编辑: 罗予岐

相關新聞

返回南方網首页 教育頭條

廣東新闻

更多
  • 廣州或于2023年申報地鐵新一輪建設,這四條線很有希望
  • 廣東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举办听证会探讨共有产权住房建设
  • 廣東“净网2019”战果丰硕
  • 廣東全面开展医疗卫生人才“组团式”紧密型帮扶
  • 深圳豪宅界定不再看總價
  • 廣東省生态环境服务企业面对面座谈会召开
  • 中國法治國際论坛(2019)在广州闭幕
  • 粤黔名企积极对接 产业合作热情高涨

南方融媒體專區

更多
  • 廣州市發改委原主任曾進澤任珠海市副市長
  • 廣東“双十一”购物力稳居全国第一、深圳市调整普通商品住房标准……
  • 96秒破百亿!“双11”新速度背后的廣東产业之变
  • 穿越千年來看你,廣州GDP增速領跑一線城市背後
  • 焦慮、壓抑、迷茫……誰動了你的工作?這位職業規劃師告訴你
  • 广州番禺一铁棚凌晨起火 消防员历时近4小时将火扑灭
  • 省實校長全漢炎揭秘:“一校九門”,省實“家族”還會繼續壯大嗎?
  • 珠海市政協原副主席梁元東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
  • 中小學生“減負”不能矯枉過正
  • 今日立冬:廣東最低10℃,寒气来袭,进补正当时
  • 廣東公安发布“净网2019”专项行动典型网络违法犯罪案例
  • 阿爾茨海默原研藥上市;羅永浩被法院限制消費
  • 深圳榜首,粤北城市赶超!一文读懂廣東金融业高质量发展情况
  • 消费有数 | 再次蝉联双11消费榜首,老广们都买了啥?
  • 黑臭河湧不見了!廣州車陂又將多一個“碧水公園”
南方日報電子報
南方雜志電子報

2019年 第20、21期

南方+客戶端
微信
QQ空間 微博 0
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

网站簡介- 廣告服務- 聯系我們- 法律聲明- 友情鏈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廣東南方網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

ICP備案號:粵B-20050235